桦语挽歌。

   

后来,我一遍遍去了那个破破烂烂的鬼屋,一遍遍在第二个房间里右面的墙上的第三块砖上来回摩擦,可他再也没有满脸是血的从我身后出来,穿着那双丑不拉几的黑色帆布鞋,戴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墨镜在我耳边大唱那土到掉渣的rap。

他也没有再一次说着要罩着我带我混遍阴间阳道,和我一起唱歌跳舞半夜出门吓唬路人,然后像个神经病一样搂着我的肩,大呼要潇潇洒洒的在这人间活出自己的美丽鬼生,接着再一次用他那破铜烂铁般的歌喉,嘶吼着唱起了他那又水又脑残的歌词。

他也没有再和我一起去喝酒撸串,吃饱喝完了就用搞烟雾掐路灯点蜡烛吓唬人家老板躲避付钱吃霸王餐,最后乘着夜色隐入黑夜,只留下我风流倜傥的背影和他欠打的走姿。

——而直到最后,他也只是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算什么?”
————————————

(是个沙雕脑洞哈哈哈哈 想看全文的请评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不定我就写了哈哈哈哈(啥)

评论(1)
热度(5)
© 桦语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