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语挽歌。

一个偶尔写文的画手。
是个鹌鹑,会咕咕咕还会在坑底安静乖巧千年不动的那种。

lof里什么都有,一般都是日常或者随笔摸鱼……?

所有发布在lof的内容都可以在lof内转发。
转载请私聊。
需要无水印(也许是高清的)大图请私聊。

玩ichu,tr,yys,DDLC,PDFT DX。

日v是主要是黑兔P,新城P,DECO,八爷,有机酸,Picon等等。KAITO厨。
VC是主要是存娘,liem,酷路泽和纳兰。言和厨。

吃的很多很杂。

看娃改娃展,看高定也看打游戏和鬼畜√偶尔看看新番啥的√
除了个别几个比较雷的CP其他的都能接受,请放心的向我卖安利!

虽然很喜欢用逗号,句号,以及一些意义不明的颜文字,但我真的不高冷。欢迎来找我玩!

谢谢你能关注我喜欢我!

【从始至终,我无畏无惧。】

于是我心领神会的松开了手【桉魉桉】

乱写x

后面会有一点注解的x
————————————————
【精神分裂。

其中一重人格患有妄想症和人格分裂。】

——这是对他的描述。

“……卧槽这什么神经病一样的病情啊……?”

第一次看见这么个东西的时候,我差点没把可乐喷在纸上。

然后我就觉得我的脑壳痛。

要和这么个妖怪一样的玩意待在一起,我可能会死吧……?

但后来相处久了,我才发现我的担忧都是徒劳的。

他不算是个患者,他太正常了。

他不尖叫不伤害任何一个人不歇斯底里也不沉闷。他只是坐在那个如同监狱一般没有颜色的病房里,看着眼前一切人情世故。

我很喜欢和他聊天,毕竟在这么个地方,这么冷静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哎魉爹,我看你也算是个正常人啊,要不我让你出去你去开始你的美好人生?”

“可我会下坠。”

又来了。

——总有那么几天,他会变得不正常。就像是病历里描述的那样。

在这种时候,他会告诉我他爱着的那个人,他说他会漂浮在空中,除非那个人不再爱他。

他还会指着右眼框里红到不正常的义眼,告诉我这是他妄图扭转一切的代价。

“……当我没说。你该吃药了。”

我沉默着,找到了安眠药——是他让我这么干的,算是逃离回忆的一种方式吧。

我看着他失魂落魄的吞下药片。

这算什么?死中二病?

我回味着他的话,似乎只有苍白和绝望。
————————————————
“哎魉爹你好了吗?”

“这要看你如何定义这个词了。”

……得,这么会噎人,这绝对是好了。

“……哎,魉爹我问你个事情啊。”

“你说。”

他特别没有气势的喝着酸奶——是那种最为复古的原味酸奶。

“喝酸奶就不能成为大佬了吗?”

——我还记得他当时叼着吸管,一副睥睨众生的模样。那时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你到底要问什么?”

直到他开口,我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已经陷入回忆太久了。

“……没啥……就是想问问,那个叫‘桉’的,到底是谁?”

他突然不喝酸奶了,直勾勾的望着我——或者是我的身后。这都不重要。

我只记得那时他的眼神,冰凉僵硬如同死去的巴黎雨季。

“……我已经下坠了。”

……得,我又要拿药片了。
————————————————————
后来我没人聊天了。

不不不,不是我把他送走了,也不是他炸开了医院逃窜出去了,更不是他过上了了他那喝着酸奶的道上大佬的风光生活。

——他自己跳楼了。

我还记得那天早上,屋顶上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定格了——除了我和他。

“……你要做什么?”

我抓住了他的手,出乎意料的冷静。

大概是因为我知道,在他骨子里的深处,总是要有这么一出。就像是压轴时最后一出高潮片段——那些药片并没有什么实质作用,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你知道的,我爱他。

我不想再这样苟延残喘了。

我到底会怎样?”

他语气却冷淡,像是吃腻了一般,用鸟瞰的姿态刺了下去。

“……行。”

于是我心领神会的松开了手。
——————————————
【end】
——————————————————
来点注解√

1.魉爹其实是没有性别的(死中二病),这里为了方便各位阅读所以用了男性。

2.桉哥真的是不折不扣的男孩子。

3. 设定里,魉是可以扭曲一定空间的精神病,但代价是每次扭曲空间,都会失去一些身体器官。(这是本篇文章的前提设定)

4.本文设定里,桉魉相恋时,魉可以漂浮在任何无实体物之间(例如空气)。但当两人失去对对方的依恋或者是其中一方遗忘了对方,魉就会“无尽的下坠”。

5.义眼的消失是在第3的设定下。

6.魉到底死没死其实是个问题。

他可以漂浮起来(he)

他也可能会下坠(be)

但还有一些其他的可能,对吧?

7.这篇文章的视角

有没有想过,“医生”到底是谁呢?

(结合第4条定义和正文魉的反应,“或者是其中一方遗忘了对方”。)

8.也有可能,从一开始,魉的病历就是完全正确的,不是吗?

   
© 桦语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