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语挽歌。

   

随便画点摸鱼。大概是自己的人设吧。
我真的块忘记我的人设长什么样子了
我发现除了我以外我们班所有小姐姐都会画画,还都是超级可爱的画风的那种。
就我一个不会画画。

就算是跌倒沾满泥水狼狈不堪的在地上爬行,
那都是前进的意味。
妄想把它抹杀的混蛋才是最让人作呕的。

评论(2)
热度(7)
© 桦语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