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语挽歌。

   

May和零度饮料。
清晨的牛奶和柠檬。
易拉罐打开时沉闷清脆的声响和干枯刺耳的声线。
凌晨的自言自语和电风扇的轰鸣。
正午的狂风暴雨和深夜的毒辣阳光。
时好时坏的视力和齐刷刷掉落的粉笔灰。
没什么回忆。
没什么糟糕透顶。
也没什么欢呼雀跃。
牛奶的碎片。
一起炸裂吧。
——叹息和灵魂出窍。
「I had a dream.」

评论(1)
热度(8)
© 桦语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