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语挽歌。

   

谁杀死了椰子先生。

那是阳光明媚的早晨。
少女坐在椰子先生对面。
椰子先生在对少女笑,
笑的那么开心,
那么开心。
少女拿起榔头,
只是很重很重的一声,
再一次,
再一次。
「不要翻滚啊。」
少女这么说着。
「诱人的斜坡呢。」
椰子先生这么说着。
在沉默地重叠意义的同时。
「已经好了吗?」
「还没有喔,什么都看不见啦。」
「还是停止呼吸啦,现在。」
椰子先生还在笑,
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少女看见白嫩嫩的血迹沾满桌子,
来不及销毁的现场一片狼藉,
榔头便是如山的铁证。
「恋人也好朋友也罢,都是实验。」
少女坐在审判长的位置,
锤下了难看的命令。

「动机为何?」
「动机不明。」
少女垂下了头。
审判现场安静极了。
只有少女,
和死去的椰子先生。
是的,
连鸟叫声都没有。
只剩未被判刑的少女,
和死去的椰子先生,
知道这桩惨案,
发生在今天。

评论
热度(5)
© 桦语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